29
2012
02

日记本

现在的zxc,真的成为一本日记本了,上了锁的,呵呵,傻乐下,不晓得技术总监何时解决问题。

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,2-29日,号称每四年才一个的日子,于是,有表白日之说,也有什么特殊疾病日这样的纪念。

于是,表白了——觉得生活还不错。

是啊,知足常乐,乐一乐。

嘿嘿,日记本上说一说。

28
2012
02

梦幻

这种感觉,就谓之为“梦幻”吧。

?

首先,是连日的雨,雨啊雨,让人头昏,接着,这几日天天开会,加上似乎有点睡眠不足,也觉得头昏。

叫“梦幻”吧。

...
27
2012
02

备案

2月23日,工信部又对网站的备案信息进行了一遍梳理,俺这zxc,不晓得哪个地方与不符合,被停了。记得2010年已经备案过了,还得重新来一遍?

不过也是奇怪,在家里还是能够打开,但是在办公室无法打开,其他人也反应不能打开了。技术总监给我一个临时的网址,你打开了,应该是有我那个临时网址了。

唉,在中国,做这么一件事都这么难。

当然,我不怕烦,我能坚持。

26
2012
02

探梅记

午后,复携小葱至黄龙。

微雪初霁,虽寒意凛凛,然连日阴雨,今日终见阳光,遂念及室外之景象,故借得击剑教练之“小宝马”,预骑行至植物园灵峰,一探梅海。

骑至植物园,未料及园内人语:自行车不得入内。咿,此车无锁匙之配置,悻悻归。

至浙大玉泉校区,想其同为灵峰山麓,植物必然相通,不如一查。

...

26
2012
02

家门口的风光

昨晚居然下雪了,悄无声息。

早上醒来,打开微博,才看到这些信息,但当起床时,只看到北山了了的雪影,平日里大霜也就是那个景象,楼下的汽车,呜呼几团雪,但洗漱完毕,吃完早餐,什么雪景,都没有了。

中午时分下楼,果然感受到了融雪的厉害,好冷,还好太阳不错,居然抬头还能见到蓝天白云,而且,还有太阳雪,明明有太阳,但是,有雪粒一样的东西飘来,很梦幻。赶紧拍下,太久违了。??

...

25
2012
02

曾家大小姐

难得好天气,是哦,只要不下雨,这么阴着的冷天,依然被我们视作好天气。

晚饭后和狗万黑过钱_狗万存款难_狗万流水步行到离家一公里多的大超市,本意是为了给狗万黑过钱_狗万存款难_狗万流水学校里自己的座椅买一付脚套。

结果,俩人逛了近一个小时,出来时买了一大包。

一袋4千克的洗衣粉,就由狗万黑过钱_狗万存款难_狗万流水拿了。

狗万黑过钱_狗万存款难_狗万流水好像是第一次手提这么重的东西走这么长的路,一路上单手提、双手抱、左右肩轮流扛,十八般武艺全用上,几次看她那痛苦的样子,我都说给我吧,我刚好两只手可以平衡些,不肯,还算有点良心。

走到单元门口,看她那窘样,我说:曾家大小姐,总算到家了。

...
24
2012
02

果然

昨晚其实很夸张,她看了会英语试卷,果然三分钟不到就说有点头晕,还自己去量体温,量出来是36度多,貌似有点温度,平常我们耳温计量出来都是35度多的。

于是同意她别看了,去洗漱,去睡。结果靠在床上看书,特战队,看得嘎嘎笑,欲罢不能。

今天早上起床,也说头晕,量了下体温,37度多,这下,果然是低烧了。

唉,春捂秋冻,前几天她要脱了羽绒内胆,我居然同意了。

现在是个流鼻涕的小姑娘了,从明日开始,再穿回去吧,应该可以排解了。

这雨下的,很无语,很无奈~~~~~~~~~~~~

...
23
2012
02

爱看书

小葱同学这个学期爱看书了,不过是那些侦探类的为主,比如杂志是《神奇大侦探》,书籍的话是大宇探秘、少年特战队之类的。

拎起一本在那里看得如痴如醉,想要买全,我翻了翻,说这些书没有收藏价值,我们还是去图书馆借好了,不依,扬言要用自己的钱去买。

每天作业毕,临睡前看这些古里古怪的东西,有时候夺下来,让她看会语文读本或者英语课本之类的,结果,拿起这种书,5分钟之内必然会说:妈妈,我困了,我要睡觉了。只好让她睡。

于是得出经验了,想要她睡觉,就吆喝她看这些书,2、3分钟即见效,这个时刻,留我——有点高兴,有点无奈,这种心情~~~

...
22
2012
02

更深雾重不该行

?

8点左右,看雨停了,好大的雾,江面都看不见了,出去探探吧。

走了大部分路径,忽然想起大雾天是不宜外出的,更不宜锻炼,尤其这段时间关于肺病、体内塑化物、pm值又日日提起,悔啊,但是都走了这么远了,还是硬着头皮走完目标,顺便看看今夜有没有“大熊”。

...
21
2012
02

冬雷震

19点左右,好响的一声惊雷,惊得人都往窗口跑去看究竟。

关于冬雷震,不提与君绝还是不绝,该是春天要来了吧。

小雨时撑着伞到江边散步,人还不少,昨天雨小些,人倒是不多,估计都是被这雨下的发霉,出来散散味道的。

万博体育APP不支持苹果这两日都把目标定到四桥下,算起来单程快到1.5公里了吧。今晚走到快到四桥,见桥底下石凳上有个抖动的大物,有大熊那么大,当然不会是大熊,于是定睛细看,看清是黑乎乎两个人相拥坐着。不好意思再看究竟是什么状态或者性别之类的,到了桥底立即收回目光折返。折返时一寻思却更加快了步伐:究竟是怎样的两个人啊,要在这样的雨夜,在大桥下的石凳上相依,会不会是?背后只觉凉飕飕的,一想自己这么看了就跑的,是不是会被杀人灭口呢?

...
?? 1 2 3 4 ? ??